湖北日報訊 記者 彭磊 通訊員 付磊磊
  天門東北部,有個地方叫沉湖。數十年間,一件怪事困擾著當地居民——晴天不見湖,下雨就現湖。
  直至去年,持續4年的沉湖流域治理工程完成,沉湖謎題終於有了答案。
  81歲的乾驛鎮楊台村村民王漢卿自小生活在沉湖片區。和眾多當地居民一樣,他家門前的臺階足足比普通居民家墊高1.5米。
  “不曉得哪天一早醒來就會睡在‘湖’邊。”他說。
  記者晴天時走訪沉湖區域,滿眼莊稼地,尋不見絲毫湖泊蹤跡。但“七年淹六水,十年九不收”的說法在當地卻廣為流傳。“只要落大雨,湖就會出現,水會淹到家門口,莊稼肯定是全泡湯。”王漢卿說。“湖”從哪來?普遍的觀點是暴雨引發內澇。
  沉湖流域2007年至2009年三年的水雨災情統計顯示,當地三日降雨總量達100mm時發生澇漬災情的頻次大約是1.4年一遇,每年受災人口20多萬,經濟損失1億多元。
  疑問隨之而來:為何唯獨沉湖如此弱不禁風?有不明原因的百姓甚至相信觸犯“天怒”。
  每到正月十五,總會有人請風水先生“觀天星”,對當年的收成和災情進行預測,組織村裡有威望的老人主持“派年方”,以豬頭、狗頭、雞頭祭天,祈求風調雨順、五穀豐登。
  但是,大雨後的沉湖依然一片澤國。
  沉湖怪像原因到底是什麼?天門市2009年啟動沉湖流域治理工程,水利專家們找出了病根。
  市水利局總工程師劉立勇說,上世紀六十年代以前,沉湖是一片湖區,後被圍湖造田。“這裡的地勢四周高、中間低,就像一個‘水袋子’,肉眼看不到異常。”他說,雨季來臨時,沉湖流域不僅要面對大雨,還要承接上游漢江流水,可謂內憂外患。
  此後4年間,斥資3000餘萬元的沉湖“腎積水手術”啟動,重點就是疏通轄區一條50餘公里長的軍墾河乾渠。
  如今,這條連通漢江的“導流管”功效明顯。昨日,在馬灣鎮陳馬村,站在軍墾河北乾渠5米寬的大堤上,村民陳桃新說,以前大水最先淹的就是這裡。記者看到,堤內水位離堤面還有4米多高。
  4年來,沉湖不僅沒有再現“一夜澤國”,還迎來中綠集團等企業投資落戶。“就算落一個星期的暴雨,心也一咔都不慌。”陳桃新說。
  (原標題:神秘的沉湖)
創作者介紹

Music Matters

ka40kaxq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