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下一站是商橋站,有到商橋站的乘客請帶好隨身行李,提前往後門移動,做好下車準備。”3月3日上午10時許,王平一邊整理著手中的零錢,一邊熟練地報著站名。29歲的王平是漯河至臨潁城際公交的售票員。和那些市區的公交車售票員相比,王平認為,在城際公交車上更能體會到人生百態,“這個看似平ARMANI凡的崗位,充斥著心酸和勞累,當然也有溫暖。比如,乘客偶爾說出一句‘謝謝’時,我就覺得很幸福,很有存在感”。
  □東方今報記者 郝同盟威剛隨身碟/文圖
  “特殊裝備”債務整合成必備品
  “有暈車的乘客提前說一聲,我這兒有暈車藥和塑料袋。”3月3日上午10時許代償,車輛啟動前,王平一如既往地通過報話器說出這樣一句話。
  王平每次上崗前都要準備一個小“包裹”,“包裹”裡面並不是她的個人用品,而是專門為乘客預備的水、紙巾、暈車藥、風油精、塑料袋以及幾個掛鉤……這些物品公司並沒有規定,全是她自己準備的,每一班車必帶,工作3年來,這些“特殊裝備”已經成了必備品。王平說,春運雖然結束了,但乘客依舊不少,說不定會有暈車、口渴的人。幾個掛鉤的用處是,當有的乘客帶的東西多,為了景觀設計節省車內空間,方便掛起來的,可以用掛鉤掛在扶手上。“這些可能會發生的事兒,咱就得想在前頭。”王平說著笑了起來。
  “咱們城際公交,是往來臨潁和漯河之間的乘客首選出行方式,我們的服務也一定要成為最好的。”王平笑著說。每到達一個站點有乘客上車,王平會一邊提醒乘客按順序上車,一邊售票。乘客把錢交給王平後,她根本不用看票根,麻利地用藍色鉛筆畫了一道標記,然後撕票交給乘客,整個過程用時不超過2秒鐘。王平說,撕票是一個熟練活,乾這行時間長了,基本不用看就可以在一兩秒鐘內完成。
  漯河與臨潁相距不到40公里,城際公交要跑將近1個小時。每次當班的過程中,王平幾乎沒有坐到過座位上:乘客上下車時要“閃轉騰挪”地售票,當最終可以回到座位上時,她也經常會把售票員的座位讓給老人、孕婦或孩子。和她搭班的司機李師傅說,只要車廂里有乘客站著,就沒見王平坐到過座位上,“一個班下來,她在車廂內要往返數十個來回”。每次交接班之間有12分鐘,王平說這是她一天工作中最輕鬆的時候。儘管在這十幾分鐘的時間里還需要交賬、打掃車廂衛生等,但至少可以坐在座位上休息幾分鐘,這已經是莫大的享受了。
  就算委屈 乘客的事也要解決好
  行車過程中,王平會對乘客進行疏導,大部分乘客都很配合,但也有不少人無動於衷。春運期間的一天,王平的那班車上來了一個40歲左右的中年人,背著一個裝被褥的布袋,還拎著兩個大編織袋,上車後直接把三大袋行李放到車廂中心位置,後面的乘客只能繞著走,上下車的速度變得很慢。王平走過去,建議對方把行李挪到角落裡,但那名乘客根本不理睬。“這樣吧!我幫您抬著行李,給您安排一個地方坐下,不然真的影響其他人乘車,是不是?”見對方沒反應,王平吃力地抱起一個行李,放到售票員座位旁邊。看到這裡,那名乘客不好意思了,趕忙把剩下的行李搬了過去,又連聲向王平道謝。
  “社會不斷進步,大家的文明程度都在提高,這對我們的工作來說也是巨大的幫助。不過還是有頭疼的事。”王平告訴記者,一次行車的過程中,兩位乘客因為開窗戶的問題爭吵了起來,她過去調解時還被兩位乘客數落“多管閑事”。最終,她還是忍著眼淚把兩人的座位調開,避免他們在車廂內發生更大的爭執。“雖然覺得挺委屈,但能接受得了。這些只是我們最基本的工作,如果這點問題都化解不了,那就不稱職了。我覺得,大部分乘客都能理解我們,只要把乘客的事當自己的事去處理,多大的事兒都能解決。”王平說,自己最感動的,就是從乘客嘴裡說出來的一句“謝謝”,聽著那樣的話,覺得啥委屈都沒有了。
  一聲“謝謝”就是最大的肯定
  工作三年來,王平也曾有過調崗的機會,但思量再三,她還是選擇了當售票員。用她的話說,每個月一千多元的工資雖然不高,但能讓千千萬萬的乘客在短暫的旅途中感受到家一般的溫暖,其實挺有意義,自己的努力也對得起這個職業、這份工資,心裡很踏實。
  王平說,三年來她很感謝公司能夠體會他們這些一線員工的辛苦,“有時候單位也會接到乘客對我們的投訴,內容很多,大部分是他們不理解的票價、偷奈侍狻5ノ輝詿砩蝦莧誦曰粲諼頤槍ぷ魃系奈侍舛薊嵫細褡肪浚淥矯嫻模ノ換崮托牡叵蟯端叩某絲徒薪饈停嫖頤親雋撕芏唷!�
  2014年春運期間,王平一天都沒有休息,最長的一次她連續加班了7天。“春運這個特殊時間我們都理解,咱公交公司的員工都習慣了。”王平笑著說,今年單位的內部期刊把她評為了優秀售票員,還登出了照片,這讓她覺得很欣慰,也是對自己最大的肯定。“單位的認可、家人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。”王平告訴記者,自己有一個正上小學的女兒,但自上學以來她一次都沒有接送過,“沒辦法,工作的原因,我沒辦法像其他媽媽一樣,真覺得愧對孩子。孩子有時候抱怨,說媽媽不接送她是因為不愛她,我就告訴她:媽媽是最愛你的,但我要是不工作了,其他人咋坐車?而讓我覺得幸福的是,幾年來,家裡人從沒因此說過一句抱怨的話。”
  採訪中,她提到了這麼一個細節——前幾天,她忙完一天的工作,滿身疲憊地坐在座位上準備交接班時,突然聽到了一個清脆的女聲:“謝謝您把座位讓給了我,您的工作真棒!祝您工作愉快!”“這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孕婦,上車後我把座位讓給了她。”說到此處,王平笑了,“這聲稱贊一下子讓我覺得疲憊全無。我的工作很普通,但既然是工作就該儘量做好,這聲稱贊就是肯定。”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公交車售票員王平:每一句“謝謝”都讓我感動)
創作者介紹

Music Matters

ka40kaxq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