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上工夫 『以後你就當我的理髮師。』T對著鏡子,撫摸後腦杓的髮梢,滿意的說。我何止是現在才想當理髮師,二十幾年前,欲在同伴面前一展身手,竟沒人敢放心讓我一試呢。更往前溯,四十幾年以前,就已埋下這顆種子了。 那年,在異鄉,頂著留了十個月未剪橫生青絲,利用假日,一夥人商量G2000好在宿舍就地鋪上報紙,請有經驗的同學操刀,為大家改頭換面,這是窮學生客居它鄉,省錢法子之一。仗著為家兄剪了十幾年練就的手藝,以為可有機會一顯身手,不意,沒人知曉此生有此『才藝』,竟以為我是說說而已。更因攸關門面,沒人敢以頭試『髮』。數年匆匆過去,如今我已忘了最後那西服位操刀同學自己的『髮事』是如何解決的。這二十年來,換成剪小兒的頭髮,直到長大到他已有自己的主張,寧願花數百元,去修那幾根毛髮,不接受我這傳統『西裝頭』式樣,我才『金盆』洗手。人說『隔行如隔山』。對我,女人的頭髮就不僅僅是隔山而已,即便是裁剪一些髮梢,因茲事體大,碰結婚西裝不得也。因此,手再癢,從不動到那兩位女生頭上去。這回,T釋出大權,要我代勞,讓我戰戰兢兢戒慎恐懼。說起剪髮,我就很佩服那些自理的人。在視角範圍有限的情形下,猶可一刀一剪,修平到可見人,想必是經過一番錯誤中學習才奏此功力的。在我周圍就有幾位親友是個中老手。更令我敬佩不結婚已的是其中還有女性朋友。我也曾有過一次拿剪刀『自理』的往事,至今還無法忘懷。在四、五十年代,我們村裡男人與小孩的理髮大事是包給一位我們稱『火星伯』的理髮師傅。他沒有店面,也不等客人上門,而是親自到家裡來剪髮。他的酬勞是當歲末穀子收成時,依一個人頭幾斗米計算的。他不西裝是經常來,大約隔兩個禮拜才造訪一次。每次他來了,任選五、六戶中的一戶,就在那戶人家客廳裡,拉張凳子,把大毛巾裹住的小包包攤開在方型餐桌上,就開始他的理髮活兒。其他家的小孩或大人,抽空拿了臉盆、毛巾在門外列隊等待修剪。莊稼人白天下田工作,小孩要上學,因此他都選在傍晚襯衫進門,先剪孩童們的。晚了,等大人回家,再依序剪完所有的人,這才收拾家當回去。所以,大多數時候,他都得三更半夜,摸著黑回家的。而他一經來過了,除非有很特殊理由,否則在下回約定的時間到來前是不會再光臨的。因此,大人、小孩都要自己記住,是不是要前去理髮了,因為錯過一次就訂做禮服得等兩星期後;當然他不會為每個人一一記得是否該理了的。不記得那一回是在外面玩了太瘋,或是因其他事由,竟然忘了去報到。隔日臨上學前才驚覺老師要檢查頭髮。在那個師命如山, 連 老師正面都不敢瞧一眼的年代,根本不敢想像違反規定會是何等下場。不知那來的膽子,也不計後果,當下濾桶只想頭髮短了就好,拿了母親裁縫用的大剪刀,提到頭頂上就是幾刀。頭髮是落地了,但一條條不規則的肉色條紋也爬滿整顆頭顱。我想我是沒時間照鏡子的,也因為沒照鏡子,才有膽量走進校門。老師是否因了他學生這份天才傑作而放他一馬,時間久遠已不復記憶,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創作,引來節能燈具同學哄堂大笑。最後是如何下場,已不重要。俗話說:『走過必留下痕跡』,它就是我童年所留下的痕跡之一。或許也是後來學了幾手頭上工夫的原因吧。2008 9/10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酒店經紀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Music Matters

ka40kaxq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